洛阳市瀍河区旭升社区居民被“忽悠”得好心酸》一文刊发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也触动了相关部门及旭升社区干部的神经。
洛阳市瀍河区当年在旭升村征地已被洛阳市自然资源局定性为违法征地,这是不争的事实,再怎么遮掩、漂白也无济于事。
农民的土地被征用后,旭升村通过土地转换,商业开发等现代化运作模式的应用,使该村插上了经济腾飞的翅膀,据大河报2020年01月27日的一组数字显示:如今的旭升村高楼林立,商贾云集,成为洛阳市的商业贸易中心,社会总产值达43.8亿元,成为赫赫有名的亿元社区,综合经济实力比预期的还要惊人!集体经济壮大了,当年的菜农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按照谁参与谁受益的分配原则,村民的生活、养老等问题简直是“芝麻绿豆”的小事。然而,旭升村的决策者任由决策失误,动辄造成数千万的集体资金流失(郭某的烂尾楼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致失地群众的生活、养老问题于不顾,让村民们等了八年仍得不到解决。连年来,旭升群众前仆后继,奔走呼号,得到的的答复不外乎“你们告吧,告到哪里也告不赢!”难道洛阳市瀍河区旭升社区属法外之地?
盼星星,盼月亮,旭升村村民代表终于等来了瀍河区信访办缺乏诚意的通知,要对失地群众进行注册、登记,并承诺:区里再补发给失地村民一百元生活费,同时表示:凡通过其它方式已经购买社会保险的村民,统统不予补发。代表们当场提出反对意见,并表示购买社会保险的村民将无法接受。无奈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在洛阳市瀍河区旭升社区公平何在?
 
尽管如此,旭升群众仍感到欣慰,多年的奔波总算没有白费,当地政府终于说话了。
代表们最近在不断地反思:咱们反应的都是群众的意愿,要求并不过分,所有诉求全是三级政府领导承诺过的,解决失地群众的生活、养老问题是旭升社区义不容辞的责任。
采访时,代表们你一言我一语,有诉不尽的委屈
六十多岁的王富亭老人激动地说“现任的村干部大部分生、长在旭升村,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我们祖祖辈辈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尽管征地时产生一些误会,那也是干部们逼的,旭升群众觉悟就那么底吗?城市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实力群众理解,征地产生阻力,村民就是想让多补偿点钱,仅此而已!你们有必要动用警察、黑社会吗?你们把村民当啥了?征地后发生的一系问题不就应验了村民的推测吗?,没有村民的干预,局面比现在还糟糕。”
王老汉接着说“集体富裕了,你们作为旭升村的当家人,为旭升的发展发展出力、流汗,绞尽脑汁,干部们吃点、花点、用点,群众理解,能接受。但万万没想到干部们口是心非,背信弃义,把当初的承诺当儿戏,因为你们是旭升村的当家人,旭升村民就指望你们了,尤其我们六十岁以上的老家伙,年轻时一心一意靠种菜维持一家老少的温饱,没给儿女们留下任何财富,老了已经拖累儿女,我们不想成为家庭的负担,更不想成为成为社会的包袱。我们要求解决六十岁以上老人的社保问题过分吗?按照国家政策,你们是在犯罪,群众不相信在旭升社区就没有说理的地方。”
村民代表闫喜顺说:“国家的社保政策是公开、透明的,是政府对公民的劳动保障,使每个公民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旭升村承诺给失地群众解决社会保险 ,迟迟不予兑现,有村民节衣缩食 自费买了保险,是村民响应国家政策的具体体现,村里不考虑这部分村民的感受,是不公平的,村民能接受吗?这分明是在制造新的矛盾。”
“提及股金的话题时,旭升社区股份公司董事长王延周说:当年村里把5400万股金作为固定资产存入银行,目前分文不少,利率是三厘。关于5400万股金到底存在哪家银行,利率究竟是多少,三年来的利率去哪儿了,代表们不得而知。”说话时闫喜顺脸上写满无奈。
还有不愿透漏姓名的村民说:“社区领导为阻挠群众向上级反映他们的问题,带民警走村串户,恐吓旭升群众非法集资。请问何为非法集资?旭升社区给村民发多少钱能构成非法集资?给群众扣这样的帽子用心何在?这不是现实版的“只准州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1986年8月份,旭升村征用一支部土地212亩,买给某开发商建设华林新村,当时每亩地只有5000元补偿款,承诺失地群众就近上班挣钱成了空头支票,答应及时发给群众生活费,但村民仅领取3年村里就不认账了。如今,30余年过去了,应发给群众的生活费那里去了?便宜谁了?村民一定要弄个明白。”村民代表杨仙娥哭着说。
杨仙娥接着说:“在旭升村,只要有户口、被非法征地的每个公民必须按国家政策足额发放生活费、购买社会保险,谁征地谁负责,这事儿和失地群众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因为,口是心非是旭升社区领导贯用的伎俩,已经“忽悠”我们八年了,群众无法再相信这样的当家人。”
事件进程中如有违法现象存在,代表们自愿接受法律监督。同时,旭升群众翘首期盼上级领导拿出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早日兑现给失地百姓的承诺。